分享到:

谁的世界杯?

Cida-性工作者工会主席的英语课

在巴西的贝洛奥里藏特,有这样一群性工作者,每周都坚持上英语课,这样当来自世界各地的球迷享受完足球盛宴后,都可以走进她们的房间。组织她们上课的人叫Cida,她是米纳斯州的性工作者工会主席。她曾经在巴西央行工作,还是一名巴西共产党员,但最终她选择了做一名性工作者。

说起贝洛奥里藏特,首先要说小罗,小罗目前效力的米内罗竞技就在这座城市,去年这支球队还拿到了南美解放者杯的冠军,随后球队主帅库卡远赴中超执教山东鲁能。除了足球之外,这座城市的性文化也颇为出名,号称是巴西的“性都”。图为网易探访的妓院远景。
在采访前,我们联络了米纳斯州的性工作者工会,主席Cida得知我们的来意后,欣然同意了我们的采访。我们探访的这家妓院贝洛奥里藏特著名的红灯区一条街,在妓院的入口处,我们发现附近的小商贩中有不少中国人。
世界杯开始前,正是这家妓院邀请英语老师教授性工作者学习英语而闻名世界。图为妓院聘请的英语老师正在为性工作者们讲课。
课程内容除了日常衣食住行等基本词汇外,她们还会学一些性方面的专业词汇与短语,因为这对工作会有帮助。课堂上老师拿假阳具、避孕套等实物教学,看上去有些不体面,或许这样她们能学得快一些。
在Cida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这家妓院的,穿过一个红色的小门走上楼,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房间,每个房间大约有10平米,房间里有一张床和一个桌子,带有一个小型淋浴的隔间,穿着暴露的性工作者就坐在床边。
屋子的门开着,客人们可以直接进来谈价钱,谈好了门就会关上。价钱是按时间计算,有15分钟有30分钟,从30雷到70雷(约84~196人民币)价格不等。
有趣的是,有些门上还会挂有“打折促销”的牌子,时不时会有些性工作者自己搞一些降价的活动。而且目前该妓院可以支持刷卡服务。
巴西国内的法律承认性工作者是合法职业,但是缺乏对这个职业更多详细的法律保护。事实上许多性工作者的收入并不高,相应的保护也不多。
尽管价格不高,但是生意好的时候一晚上有10几个客人也是常事。“我们每天大约要发7000个避孕套。”Cida向我们介绍说。这些避孕套有的是公益组织赞助,有的是国家卫生机构发放的。“这是保护性工作者的重要途径。”
我们试图采访几位性工作者,但是她们很多人选择了拒绝。我们后来才了解到,她们其中并不全是专职性工作者,有些人白天还要从事其他工作,也有部分大学生在做兼职。她们不希望自己做性工作者的事情让家里人知道。
说起跟我们联系的工会主席Cida,则是一个传奇的人物。她是巴西共产党员,现年47岁的她已经有8年党龄,她曾在巴西央行工作,并攻读过法律,做过很多其他工作。Cida背后的墙上,挂着妓院的管理条例。
但是她后来选择了做性工作者,尽管自己已经是米纳斯州性工作者工会的主席,但是她仍工作在“第一线”,还会去跳脱衣舞。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就是“喜欢这份工作。”
然而她的传奇经历还不止这些,巴西当地政府曾经想征用她们的妓院的那块土地用作世界杯项目,但是在工会的抵制之下最终没有如愿,其中Cida自然起到了领袖的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在妓院所在那栋楼下,那些来自中国的小商贩对她也十分感激,Cida也事实上间接保护了这些华人的利益。
除此之外,性工作者工会也会组织发放相关的宣传材料,宣传如何保护自己等内容。图为一位正在阅读宣传材料的性工作者。
目前Cida正代表巴西共产党参选州众议员,她和她的团队也希望通过竞选议员呼吁政府更多地关注性工作者的切身利益。
工会的副主席Rafaela也是一个传奇人物,她做性工作者已经30多年,身为一个单身母亲的她靠自己在红灯区赚的钱供自己的女儿读书,目前她女儿在葡萄牙的一所名校念大学,这令她非常骄傲。
相比于贝洛奥里藏特的性工作者,里约热内卢就显得没有那么“有组织”,海滩边上,著名的lapa地区,mimosa地区都汇集了大量的流莺。
由于里约是大型旅游城市,这里有大量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她们根本不愁找不到客源,与贝洛相比,她们的要价也相对较高。
世界杯的到来给这些性工作者们带来了很多的生意,在一家叫Barbarella的夜店外,我们采访到了几位性工作者,“这里巴西人和日本人来的最多”一个叫Risa的女孩告诉我们,Barbarella是相对较高端的夜店,要把她们带出去就要200美元,还不算小费和宾馆的钱。
“做这个工作一个月大概能挣2万-3万雷(5.6万-8.4万人民币)吧,主要都是外国人和巴西当地的有钱人”Risa介绍说。
笔者向Risa询问中国顾客的情况,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介绍说:“和其他国家的人相比中国人很爱讲价,小费也给的少。美国人和瑞士人出手比较大方一点。”
每天晚上的11点后,都会有大量穿着暴露的女郎走在里约的旅游区招揽生意,其中还有不少人妖。有些性工作者还与当地的出租司机合作,支付给出租司机一定的费用为自己揽客。
会一点外语的性工作者往往去酒吧和迪厅勾搭顾客,而相对素质高一些的则通过建立自己的个人网站,网上发布自己的个人招嫖信息吸引顾客。但很多时候,她们的权益也得不到保障。
深夜的里约,街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只有妓院的霓虹灯仍然亮着。世界杯,给性工作者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大的平台,足够让她们大赚一笔。但除了金钱之外,她们也需要更多像工会主席Cida这样的人,为她们的权益而抗争。

评论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跟贴热词: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

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