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谁的世界杯?

李亚楠-“FIFA烤串”的上市梦

“老板呢?”“来了,那儿!”“哪儿?”“就那个扫地的。”11年前他独自闯北京,睡过草坪,吃过烂菜叶,第一份工在酒店刷碗,仅仅是因为酒店管吃住;11年后,他的大排档成了世界杯热门话题,截止发稿时赢得了来自世界各地超3万个赞和712条评论,红了?这位黑瘦的保定小伙说:还没。

7月5日晨,北京崔各庄马泉营,天气晴。因为一位外籍摄影师的随手一拍,让地脚偏僻的大排档老九拉面登上了FIFA官方instagram(图片分享社交媒体,等同于图片版推特),国际足联对这张图的注释是:这就是真正的世界杯,中国北京球迷在大排档观看比赛直播。
大排档老板李亚楠生于1987年,与梅西同岁,谈到世界杯,他说我以前不看球,我觉得世界杯和中国也没什么关系。随后他补充道:“年初的时候预计到今年有世界杯,生意会比往年好,我吃掉了隔壁的一家店。开赛前准备了两台电视,不过其中一台顾客反映不清楚,就没再用了。”隔壁店铺至今还挂着XX驴肉火烧的字样,但更显眼的招牌是亮着五彩灯的“老九啤酒烧烤广场”。
知道自己的店登上FIFA官方社交媒体了吗?对此,不太懂网络的李老板忙不迭的说道:“知道,知道,老顾客告诉过我,说老板你们的店登上那个什么网了,还说你们家上网易新闻了。”
登录某消费点评网站,这家位置偏僻的大排档只有5条点评,其中有2条是在FIFA报道之后,一位网友写道:这家店火了,走向国际了。火了吗?李老板笑着说:“没有吧,生意和以前差不多,不过确实有不少人来的时候说这事,但没有特别因为这个而来的。”在记者采访前,《北京青年报》对该店做过报道。
7月5日凌晨共有两场世界杯比赛,分别是0点的法国VS德国,4点的巴西VS智利,大排档的生意并没有因为球赛而额外火爆。在法国和德国比赛期间,店里保持着7-8桌的生意,但仅有靠电视左侧的一桌是为看球而来。在凌晨4点巴西开赛前,仅余两桌顾客,此时一位中年男子专门前来看球,不过他并没有任何消费。
谈及世界杯期间的营业额,老板非常满意,他表示店里分白班夜班两个班次,夜班的营业额翻了一倍,就拿啤酒销量说吧,去年同期啤酒一天40件,今年得有60-70件,不过也就是符合预期,没有超过自己的预估。
当天适逢李亚楠来给员工发薪,如果不是穿了一件和员工红色工作服不同的白T恤外,你很难觉察到他是这家店的老板,更何况到店之后他一直在忙前忙后,亲自扫地倒垃圾。
说起自己,在前期沟通中反复强调不善言辞的他说了不少,“我16岁来北京,没朋友没亲戚,当时就是想来闯一闯,没钱,找了半个月工作,走坏了家里带来的一双布鞋,夏天睡草坪盖报纸,一星期吃一张饼,去菜市场捡烂黄瓜烂西红柿,就在花园里那个喷水器洗洗。茫然得很,去酒店刷碗就是因为管吃管住,一个月300。”
“说出来不怕丢人,当年为了往上爬,我每次都去帮领班打饭,帮他刷碗,每天早来一个小时,晚走一个小时,认认真真刷了一年碗。后来被香港老板廖顺海(音)看上了,提拔我做传菜工、服务生、领班、副经理,22岁的时候在丽都饭店干上了经理。这期间我还在夜校读了三年书,拿到了酒店管理的文凭。”
那为什么要单干?你已经是四星酒店的经理了,才22岁?“人嘛,都有梦想,我的梦想就是能在中国餐饮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远点说就是上市!”李亚楠平静的说道。
在老九拉面这条小街上,有5家大排档,两家在户外摆放电视播放世界杯比赛,但只有李亚楠的店是24小时营业,当凌晨他的店仍有4-5桌顾客时,另外一家播世界杯比赛的烧烤店已经一片黑暗了。
崔各庄马泉营地处北京东北五环外,不过附近有多个别墅群及国际学校,大排档生意不错,李亚楠说道:“这些年顾客素质都挺高,没有说喝酒闹事或者不给钱的,不像前几年干大排档还是有点危险。”
“08年我和两个大学生合伙在北邮开南门烤翅,生意不错,但他们比较自由,而我则希望大家多在店里忙活,无奈最后分钱散伙。后来我开了三家奶茶店,赔了20多万,只能又去打工,在东四十条的东来顺、鼎香酒楼都做过经理。”老九拉面于2012年底开张,李亚楠表示,到去年下半年开始盈利,他的目标是未来5年内再开两家分店,希望一年收入能到100万以上。
当法国德国比赛结束后,给员工发完薪水的李亚楠独自驾车离去,小姨子负责夜班管事,尽管只是大排档,但老九拉面的每位员工上班时都要打卡,打卡处还设有摄像头,严格程度堪比正规大型企业。
随着顾客的逐渐稀少,有位回民小伙计时不时能搂上几眼球赛,“喜欢看球吗?”“不懂,但是喜欢看。”不久前曾有一组调查显示中国有半数球迷承认自己是伪球迷,看世界杯完全是为了和朋友有共同话题,不OUT。
对于世界杯,李亚楠有自己的看法:“我比较喜欢看中国强势的项目,比如乒乓球,不过最近天天看球,觉得十几个人拼命跑来跑去也挺好玩。世界杯和奥运会一样都是体坛盛事,我觉得世界杯和中国关系不大,因为没有中国队,看这种比赛要有国家荣誉才有意思。另外我认为足球这种项目,从体力上来看,咱们中国人不行。”
老板离开后,小伙计们逐渐变得放松和健谈起来,“对自己的薪水满意吗?”“还行,一个月3000。早上5点下班,晚上5点上班。”
晨4点,巴西智利比赛开赛,员工们开饭,四菜一汤,如果有食客要点餐,厨师就得中断就餐重新回到厨房。
说起手下人,李亚楠表示大家的关系就像兄弟姐妹,但同时也说道:“现在的孩子们,90后还有00后,我们当年押着半个月的工资,也很听话绝对不会走,但他们现在很叛逆,做得不开心工资不要就走了。”
当巴西智利比赛进行到1-0时,电视信号突然中断,仅有的两桌顾客陆续买单走人,北京的天已蒙蒙亮,对于这座城市,李亚楠表示:“我不会留在北京,但我会把我的事业放在北京,如果没有北京,我的店会登上国际足联?首都的平台太好了。”
这是谁的世界杯?对李亚楠来说,如果没有世界杯,我们不会知道老九拉面,我们不会认识他,也不会知道他的中国梦。对于那位将自己的店传播到世界的外籍摄影师,李亚楠说:“他下次来我肯定能认出来,他不是第一次来了,当时我记着他是两个人,还有一位中国女士。他要是再来,我肯定得谢谢他。” (文/德祯 图/韩冲)

评论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跟贴热词: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

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