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898

阿尔及利亚输球,法国最受伤

阿尔及利亚是一个狂热的民族,却也是一个缺乏民族感的国度,这里曾长期是法国的殖民地,更和法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当足球和阿尔及利亚扯上关系时,法国往往成为躺枪的那一个。

  • 编辑/王萌 文/John
1 2

停不下来的骚乱,法国最受伤

“北非之狐”阿尔及利亚对阵“欧洲红魔”比利时,一场赛前被认为可能是一边倒的比赛,却因为阿尔及利亚的率先进球变得扑朔迷离。费古利在第24分钟的点球是阿尔及利亚队史28年来的首个世界杯进球。但比利时并不是一个能够轻易战胜的对手,阿尔及利亚随后改变战术全线收缩,比利时队下半场连续做出人员调整收获奇效,第70分钟,替补出场的弗莱曼头球破门扳平比分,10分钟后,比利时队策动快攻反击,梅尔滕斯快速推进到禁区右侧,右脚怒射破门完成逆转。

领先了足足46分钟却换来这样的结果,阿尔及利亚人输的有够郁闷。不过郁闷的恐怕还不只是他们。在阿尔及利亚和比利时赛前,很多法国留学生都在微博上转发了这样一条消息:“各位在法同志们注意。今天晚上最好不要出门。法国时间18点,比利时对阿尔及利亚。根据法兰西斯坦以往经验,无论阿尔及利亚输赢,作为移民第一大国的小阿青年们都会冲上街头打砸抢烧车来庆祝或者泄愤。所以大家晚上注意安全,为了避免被催泪瓦斯袭击,还是在家安全点儿。”

据悉,在法国第二大阿拉伯人聚集城市里尔,市政府已经发布了20点以后市中心禁止车辆通行,某些地区宵禁的通知。这座城市的特殊性在于,它不仅是阿尔及利亚移民的聚居地,距离比利时也只有10分钟车程,有留学生就在微博上感叹,“今晚不管谁赢谁输,不管宵禁还是严防,骚乱是必须的。”尽管在阿尔及利亚输球之后几个小时,都没有传出太大的骚乱新闻,可在几十年里,只要阿尔及利亚足球在世界大赛中输球,法国人无一例外,都会成为受害者。

阿尔及利亚球迷在法国香榭丽舍大街挥舞国旗,造成交通拥堵。

最近的一次,是4年前南非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场对阵美国队,此前阿尔及利亚队的表现非常不错,虽然没有进球,却能逼平实力强大的英格兰队,只要赢下和美国队一战,阿尔及利亚队就有可能挺进复赛,可惜因为实力不济阿尔及利亚对0-1输球,随后,法国巴黎“被迫买单”

当地时间2013年6月23日晚8点,巴黎13区沙莱迪球场周围发生骚乱。《世界报》引用了当地警方的描述,称这次骚乱“短促但很严重”,当值警察描述,一些阿尔及利亚球迷用各种投掷物袭击了一辆公交车,随后弄翻或点燃了20余辆停在路旁的汽车,沿途居民家的玻璃窗也遭到损毁。警方使用了催泪弹,包围了挑拨事端的闹事群体。最后才逮捕了这些已经安静下来的年轻人。同时,几名非常年轻的阿尔及利亚队的支持者挥动着阿尔及利亚国旗,穿着象征阿尔及利亚的绿红相间的球衣,打着小鼓在香榭丽舍大道上游行。为防止意外暴乱事件发生,法国出动了三支共和国保安部队,以协同提前部署的大量警察维护秩序。

骚乱,这似乎成了阿尔及利亚球迷的传统,南非世界杯之前的预选赛,当阿尔及利亚队战胜埃及队获得世界杯入场券后,愤怒的埃及球迷和阿尔及利亚球迷之间起了冲突,据报道称那场比赛之后的的球迷冲突中有超过30人受伤,其中20人为阿尔及利亚人,其余为埃及人,这次骚乱的严重程度一度让埃及和阿尔及利亚两个国家关系都紧张起来,虽然这次骚乱有很大的政治因素在其中,但我们仍能看出,不管阿尔及利亚在世界大赛中输还是赢,他们的球迷都很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那么,为什么是法国?这支非洲球队和身处欧洲的法国队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在阿尔及利亚和比利时比赛过程中,现场解说员提到:“阿尔及利亚就好像法国二队。”这种说法是从和未来?阿尔及利亚和法国之间,又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详细]

法国的殖民地二队 本泽马:我从不唱马赛曲

时间倒退13年,2001年10月6日晚,法国队和阿尔及利亚队在巴黎北郊的法兰西体育场进行了一场赛前被各路媒体称为“意义远超体育比赛”的友谊赛。但这场象征着两国和平与友谊的比赛并没能进行到最后,据说当时法国球迷和阿尔及利亚球迷在看台上冲突一直都没有断过,最终连警察都已经无法控制局面,下半场打到第30分钟,一些愤怒的阿尔及利亚球迷(当时实力更加强大的法国队已经4-1领先)冲进场地使这场比赛难以继续,比赛被迫中断。

还是前文提到的那个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原因很简单,熟悉世界历史的球迷都应该知道,英国是数百年前,在地球上殖民地最多的国家,相对而言法国在殖民扩张方面不如英国,但也拥有北非十余个国家的殖民权,其中,阿尔及利亚在1830年被法国人入侵,随后超过120年时间里,阿尔及利亚都是法国的殖民地,在史书中,这也是法兰西创建第二殖民帝国的起点。?

如此说来,阿尔及利亚人对于法国的仇恨并非没有理由,那为什么足球能让他们爆发出如此强悍的“战斗力”?下面,就是一个真实的故事:1958年4月,瑞典世界杯开始前短短不到3个月时间,法国国家队的几名球员突然离奇消失,一连几天都没有人知道他们人在何处。几周后,这几位法国球员出现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他们表示:将脱离法国国家队,创建一个新的国家队:阿尔及利亚国家队。

当时,阿尔及利亚还是法国的殖民地,从1830年被占领开始,前后一百多年的时间,阿尔及利亚从没有放弃过寻求独立的希望,对此,法国曾经,也是唯一的选择就是:血腥镇压。可随着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以及过去10年间(从1954年开始)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持之以恒的寻求独立的游击战争,此时他们的独立诉求已经变得神圣不可侵犯。

于是,阿尔及利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通过足球发表“独立宣言”的国家,也是那届世界杯结束之后,他们的独立被正式提上日程,并在4年以后成为现实。

因为阿尔及利亚人后裔的身份,齐达内和本泽马从未在赛场上唱过马赛曲。

所以,自打阿尔及利亚这个国家诞生以来,足球就是他们不可分割的一个部分,同时因为百余年被法国人的殖民统治,两个国家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融合到了一起,以参加本届世界杯的阿尔及利亚队为例,23人的参赛大名单中,在法国出生的球员就多达14人,占全队的61%,有1/3的球员曾代表法国青年队出现在各个级别的国际赛场上。

也就是说,此时阿尔及利亚队的年轻人们,仍有着56年前那几位法国国家队前辈的风范,而且阿尔及利亚队在国际赛场上表现不佳,也确实有法国队的原因。比如,几天前为法国队独中两球的本泽马,就是阿尔及利亚人,他曾在去年3月一次接受采访时坦言,“我从未唱过《马赛曲》,因为我是阿尔及利亚人的后裔。”

政治上阿尔及利亚曾是法国的殖民地,足球上阿尔及利亚则是法国的原材料产地。

同样的,还有1998年率队夺冠,法国足坛的象征齐达内,他的祖籍也在阿尔及利亚,在代表法国队参加的国际比赛里,“齐祖”也从未开口唱过国歌。

为什么齐达内和本泽马要加盟法国队?原因很好理解,政治上阿尔及利亚曾是法国的殖民地,足球资源上,阿尔及利亚则是法国的原材料产地。出于历史渊源和法国足球在国际足坛上的彪炳战绩,很多在法国出生的阿尔及利亚年轻人,都会选择为法国队效力(一出生就拥有法国国籍),正是这些原因,导致了阿尔及利亚队4次入围世界杯,4次都被公认是鱼腩球队,试想若有齐祖、本泽马,阿尔及利亚队断不至于沦落到今天的处境。

再想一想,阿尔及利亚队在国际赛场上败北,法国人买单也就情有可原了,虽说像本届世界杯一样也有很多年轻球员回到了阿尔及利亚队中,可相比齐达内、本泽马这样是输出,阿尔及利亚足坛吃过的亏,也确实太大了点。[详细]

被歧视的黑脚,齐达内本泽马都是二等公民?

曾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阿尔贝-加缪,他以一个法国人的身份出生在阿尔及利亚,类似身份的人,法国社会将其称为“黑脚”,因为从小在阿尔及利亚长大,加缪对于法国和阿尔及利亚抱着同样的感情,他渴望法国和阿尔及利亚和平、平等共处,这使他在1950年代中期阿民族主义者和法国殖民当局的冲突中,没有像萨特等大多数知识分子那样,站出来谴责法国的殖民政策,支持阿尔及利亚独立,而是主张欧洲白人和阿拉伯人和平相处。

作为一位曾经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加缪的代表作是《局外人》,成名之后他被迫站队,却被法国和阿尔及利亚同时因为同情“黑脚仔”却没有坚定支持阿尔及利亚独立而招致民众怨恨,在拥有自己血脉的国家,和出生并成长的国家,加缪都是一个“局外人”。他,就是如今阿尔及利亚和法国之间社会问题的缩影,巧合的是,年少时加缪还是阿尔及利亚竞技大学队的门将,可惜因为肺病提前结束了足球生涯,他曾说:“只有通过足球,我才能了解人及人的灵魂。”后来他依靠文字做到了这一点,却始终没办法摆脱自己“黑脚”身份。

昔日的加缪,就是十年前的齐达内,就是现在的本泽马。尽管他们是先后两代法国国家队的核心人物,但在法国本土,他们仍是“黑脚”,仍被相当一部分的法国民众排斥,并未真正融入这个社会。在这些阿尔及利亚人心里,时常集聚着不受认同的苦闷和对法国社会的不满,而当年充当阿尔及利亚独立先行军的足球,就成为了他们发泄的工具。

2009年11月,阿尔及利亚队在世预赛附加赛中战胜埃及队,获得了2010年南非世界杯的参赛门票,赛后法国巴黎也成为庆祝的海洋,整个城市的球迷走上街头挥舞着旗帜,阻塞交通,按喇叭唱歌庆祝,数千人聚集在香榭丽舍大街,庆祝阿尔及利亚队自1986年之后首次杀入世界杯,但庆祝很快就脱离了控制,一位亲身经历了这一幕的《卫报》记者这样评价道:

“我告诉萨米亚,一个20岁的学生,我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这绝不仅仅是关于足球的,没人知道这事儿到底和什么相关。”

作为一个记者,他可能没有在自己的文章里说真话。因为谁都知道,这样的庆祝和什么相关,1830年,阿尔及利亚成为法国殖民地,一百多年里,尤其是二战之后,大量阿尔及利亚移民涌入法国,同时在北非,当地民族独立阵线组织起各种各样的游击战,以寻求国家独立,1954年通过足球,阿尔及利亚发出了最后的“独立宣言”,并最终脱离了自己“法属殖民地”的身份,可至少在足球方面,他们还没有摆脱“法国国家队优质球员产地”的尴尬地位。就在这一夜之前11年,阿尔及利亚人齐达内带着法国队夺得世界杯冠军,相比之下,阿尔及利亚队一直都是国际足坛上最著名的鱼腩,所以是的,这位《卫报》记者知道这事儿和什么有关系。而且接下来,武装警察开始聚集在凯旋门试图驱散人群,他们得到的回应是嘲笑、石头和烟花,很快庆祝游行就变成的暴力骚乱,警察被迫使用警棍和催泪弹,总计逮捕了超过60人。

如上种种,就是阿尔及利亚队和法国队在足球方面的关系,还有这两个国家,在过去接近200年时间内的种种纠葛,事实上就在不到10年前(具体来说是2005年),巴黎附近城镇克利希苏布瓦市的骚乱还曾蔓延整个法国,最终演变成数千辆汽车被焚烧,超过一千人被逮捕的恶性事件,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当时就有媒体抨击,这和法国的移民政策有直接关系,矛头直指阿尔及利亚移民。

所以现在,阿尔及利亚队在世界杯上不管是输还是赢,千里之外的法国人都必定会胆战心惊,接近200年时间的债,需要有人站出来还,这样的民族,甚至国家矛盾不解决,受伤的恐怕远远不只是这两个国家的足球本身。[详细]

结语

1-2输给比利时,并没有丝毫阻碍在法国的阿尔及利亚人涌上街头欢庆的心情,这样的举动本无可厚非,只是若欢庆最后都演变成暴乱,这样的仪式不要也罢。足球本来是黑白的,何必要染成血红色呢?

您认为第898期零度角制作如何?